“其次致曲,曲能有诚,诚则形,形则著,著则明,明则动,动则变,变则化,唯天下至诚为能化。”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《中庸》第二十三章

      

      自古以来,“诚”一直都是中华文明的旗帜,不乏典故名言,教化世人要以“诚”为道、塑立身之本。然而,“知行不合一”,却也是围绕“诚”的普世写照。人们在思索“诚”、实践“诚”的过程中,不断迷茫、反复否定、患得患失。格物致知,在“诚”的问题上遭遇瓶颈、充满矛盾。人皆以“诚”为美,却行之有怯。人皆言诚立信,却心藏尔虞我诈。在商界,“无奸不商”更是大有跃居明堂之上、占据主流认知之势。守诚不利,背信不罚;诚庸没,狡渔利。尽管反面典型不能以偏概全,其中的负能量却足以激起波澜、扰乱人心、左右世风。

      俱往矣,我们暂不对“诚”的历史道德及实用价值进行深入探讨,仅论当下和未来事。当前,国际政治波谲云诡,经济周期捉摸不定,社会竞争压力巨大,蓝海亦鲜见于细分领域,旧的发展动能逐渐衰竭、新的动能尚在探索,诸如此类,一个个社会经济问题让人窒息,消磨着社会信心和奋斗意志,人民幸福感、安全感深受影响。进入新时代,新机遇同样显著,不该被黎明前的黑暗所掩盖——混合所有制的创新和探索迎来前所未有的机遇,公有与私营两大经济单元将有望实现合理分工、有机协同、深度融合,共同创新、优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体制;法治及制度体系日趋健全,公权力监督机制发挥实际作用,扫黑除恶持续深化,市场经济蓬勃发展的基础环境愈发完善,社会公平不断提升;5G、AI等新技术将革命性地改变人们的生活及思维方式,后互联网时代的经济发展重心回归线下,创新模式开始向县域下沉……

      面对新时代困难和机遇的实际情况,取得成功的因素发生了巨变——格局、智慧、创新取代了胆气、钻营、投机;资本实力和关系网络渐成辅助,项目方案与运营能力成为机会和资源获取的核心。综上所述,可以十分肯定地落一结论:“诚”在当下和未来不仅是道德标尺、内在修为,更具有实践意义,是时代所选择的生存法则——互联网社会,信息高度对称,奸诈欺骗必不得长久,相互欺愚只能造成效率低下、资源浪费,“诚”是破局零和博弈、带来双赢、共赢的济世良药,曾文正公所言“诚拙”之道在当下尤显适宜;法治社会,“诚”的成本开始显著低于“伪”的代价,厚德载物,财富和权力当属有德之人,而“诚”便是“德”的基础和根本;监督体系促进社会公平,“诚”在合作往来中有的放矢,是各项商业活动开展的基础。

      围绕“诚”的核心价值观及实践体系逐渐根深蒂固,标志着社会运转的法则与道德准则渐相趋同,中华民族必将迎来沧桑巨变和伟大复兴。中国久诚愿尽绵薄之力,捍卫时代新风,推动新秩序、新商道的深化,以诚为本,行至诚,化万物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中国久诚集团董事长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微信图片_20201019170041.jpg


关注我们